June 26, 2017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如何带领学生看电影?—以《白气球》为例

September 27, 2016

1/10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“三”顾学校

May 1, 2016

你一定听说过《刘备三顾茅庐》的故事。刘备为得江山,聚贤纳仕,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。我去学校的次数超过三次,那你一定想着,校长大人肯定胜过诸葛亮了。详情究竟如何且听我慢慢道来……

 

对我这样无名无分的小族来说,寻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上课,实属不易。上学期我上课的学校永济市于乡镇新兴学校,最终没有冲破城市化的进程,终了还是人去楼空。只剩下不同时期的各式各样的建筑和古朴的几棵大树,在黄昏时候好像诉说着什么?一切变得那么寂静和荒凉。

 

新兴校长麻建全老师也做着善后的工作,把一些学生和老师介绍到永济市育才学校(原实验二校),我也被介绍去这所学校。这所学校也有10年的办学历史,是一所私立学校。这所学校有1000多学生,学生基本上来自农村,都寄宿在学校,两周放假一次。

 

听说是今年刚转给现在的老板,这位老板是麻老师的学生。可老板是外行,基本上不参与学校具体事务,由聘用的校长负责。当时的校长是蒲州镇的一名退休校长。我也认识这个校长。在暑假里,我就拜访了这位校长,校长热情接待,答应说8月25号教师开会时到学校具体安课。我很高兴可以把这件事情定下来。

 

就在开学前一周,校长突然叫人稍话过来,说他辞职了,我打电话询问原因,他也不肯多说。只是说让我找政教主任就可以了。我其实也知道私立学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比公办学校更难,校长没有经济权,董事长是学校最高权力拥有者。凡是花钱的事都需要通过老板,这还不是最难的。最难的是人的管理。在私立学校不能像公办学校那样下命令,更需要管理策略。我也隐约想到好像找政教主任可能行不通。所以,在开学前一天,我找到政教主任去见了校长,果然校长不买账。

 

我不得不请麻老师去沟通。幸好教学主任是麻老师的朋友。经过再次疏通,我们在开学后的第三天去拜访。原来这位校长是教育局退休的一位干部。这位校长喜欢舞文弄墨,说自己写开学典礼完全不用在电脑上抄,自己的满腹经纶随手拈来就好。随即还把自己写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诗文拿出来读给我们听。随后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我们心里还想,至少这位校长还是一位喜欢写作的校长。最后,他说现在太忙,教师节后再来谈上课的事。我心理虽有些着急,但首次见面,也只能如此。此时离教师节还有一周,在这一周的煎熬中,我还是有点担心事情会有变故,所以又通过朋友了解校长的情况。不料,又一次不好的消息传来,这位诗校长又辞职了。哪位校长就任,还不清楚?我又一次陷入忙乱。

 

9月7日,周一下午,我又约了麻老师去学校看看。可谁想那天下午麻老师忘了带手机。我来到育才学校的门口,门卫也不让进。我问门卫:“新校长来了吗?”他说:“来了。”我又问:“男的?女的?”他说:“女的?”。我又问:“多大年龄?”他说:“50多岁。”我尽量猜想着可能认识的人。是李xx?不可能,她年龄都那么大了,肯定不能来。是黄xx?不可能,她才不愿意下这份苦。突然,我想到了原来在新兴的两位老师到这里教书了。我随即拨了电话过去。她说,新校长刚来,啥情况不清楚。我也不清楚麻老师是否有特别情况,不愿意说才说没拿手机,还是……,总之,我当时完全是丈二和尚——摸不着头脑。

 

在这种情况下,我不得不做下一步的准备,所以,又找了另外一所私立学校,永济市双语学校。这所学校的校长是以前永济市实验(公办)的校长,去年他退休后买下的这所学校。这所学校也有10年了。学校有1000多学生。这个校长是既是老板又是董事长,说话很管用的。可是在市级名牌呆久的校长,对我们好像有着某种担心和不解。但因为是熟人介绍,也勉强答应了。校长说,现在正是教师节、国庆节、中秋节挺忙的,过了中秋节再说。初次见面,别人能这样答应,我已满意了。这所学校去年找过一次,只是当时没有熟人介绍,是一位老师介绍的,没有谈成。所以今年也是抱着再试试的态度。

 

回到家里,我又在想,双语学校校长说到中秋节前再谈,那9月份不是就结束了嘛,到时候再有什么情况,我该咋办?所以,在第二周开学,我就去双语学校。跟校长说,我们必须在9月15号完成教学计划,是否可以先把课安排了,上课可以稍后。如果他肯安排课,就表示他是真正愿意接受了。就这样,课时才安排下来。

 

当我和双语校长谈妥的当天晚上,刚回到家,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的时候,麻老师的电话打来了。我笑着让我猜新来的校长是谁?我马上就猜到了,是以前认识的李校长。她以前是张营镇中心校长教学主任,退休后来也在农村办了一所私立学校,学校于2007年关闭。我当时是欣喜若狂,我心理闪现的一句话是:“上不转水转,水不转人转。”好事总算肯光顾我了。

 

两个学校同时都有了结果,这倒又让我为难了,我们现在是选择在一个学校教,还是选择在两个学校同时教?想想找学校这么费劲,还是两所都教吧!

 

后来,再去了育才学校排课。因为学校班级多,教师兼课的情况多,所以,调课也有些难度,这学期只能先这样了。还好,年级主任都挺配合的。

 

“风雨彩虹,铿锵玫瑰……”嘴里不由得唱起了这首歌。

Please reload

Follow Us
Search By Tag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
English

Address: Rural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
P.O. Box 224, New York, NY 10276

© 2016 by Rural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